擦边翎羽

想做温柔的人,不是温柔的人。

或许你们知道第八号当铺吗

脑洞流(澜巍)


小巍是当铺主人

然后……唔……就没有助手叭!

小巍是第二任主人!第一任主人是陷入沉睡的昆仑!

然后小巍将赵云澜带到了第八号当铺(中间有各种相处引诱blablabla)

然后让他典当掉了自己的爱情

再将这份爱情还给了昆仑,将昆仑曾经典当掉的爱给了自己

因为当铺规定是当掉的东西不能自己赎回嘛!

然后小巍就发现,当他懂得了爱情之后

原来他爱赵云澜

可是赵云澜已经没有爱情了

那昆仑爱的巍巍吗

小巍不知道欸

他只知道他做昆仑的助手时

昆仑说,自己典当掉了自己的爱情

小巍不知道昆仑爱着谁,但就知道昆仑很想要赎回爱情

所以就在昆仑沉睡之后接管了当铺去这么做...

【澜巍】人间多赐我一场好梦(6.2~7)

  沈巍睡着的那么几天,梦境总是见缝插针地在赵云澜疲倦至极时出现。常常是一梦一生。时而美好虚幻如泡影,时而残忍如为渡厄而生。

  梦里总是有沈巍。他总是会出现在他身边,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他们当过朋友、同事,甚至是敌人。不过更多时候,还是爱人。

  他们拥抱接吻,共享一切的爱与恨,他们享受着一份连恋人都要妒忌的亲密。

  梦中的一切都那样翔实生动,叫他恍然间竟分不清,浮世与梦境。

  他还常常会梦到一朵花。月白色的蔷薇,边沿泛着点微微的蓝。春天来的时候,花就会开。在风中轻轻地摇曳,是种很动人的美。

  在那个梦里,他就成了一只小兽。没有前因、也没有后果,好像生来就陪在那花身边。那朵花稳...

【澜巍】人间多赐我一场好梦(5~6.1)

  一片黑暗中,沈巍如一具雕成的瓷美人一般死气沉沉。黑暗中的时间没有概念,这暂停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短——总之赵云澜有无穷耐心似的在那儿等着,终于等到瓷器美人儿有了动静。

  黑暗中蓦地飘来一阵风,悠悠吹动了沈巍额前散落的发。他的身体微微瑟缩了一下,面上泛出一点活人特有的生气。

  像是在预告,即将到来的梦醒。

  没多久,沈巍的睫毛轻颤。赵云澜先前好似和他一样被雕成了瓷器般,木愣愣地只知道注视着他,也是在这一刻,才艰难被允许了鲜活。他先是止不住地高兴,以饱满澎湃情绪,记录下沈巍睁开双眼的瞬间。

  他的眼睛也诚实记录:随后,沈巍侧卧在那里,肌理僵硬,一刹那间的变化生动诠释了面如死灰——...

【藕饼】一厢情愿(黑化藕X发情饼)

*藕黑化注意,饼被引诱到发情期主动和藕提要求


*两情相悦但是饼不知道系列


https://m.weibo.cn/3873881071/4399594458320465


设定是哪吒是不会记得这一次发生的事的。所以如果有后续的话,应该就是我醋我自己的修罗场x


哪吒好气哦自己的小龙怎么就和别人困觉了!很气但是又不说。敖丙又不敢告诉他实情怕他疏远自己!


或许还会揣龙蛋叭嘻嘻嘻!我真滴深爱狗血

绿茶小巍真的超好味,看到赚到

就是和昆仑在一起了,但是仍旧想要让赵云澜喜欢自己,所以故意和赵云澜暧昧的那种绿茶小巍!


设定是昆仑早就和巍巍在一起了

但是小巍遇见了赵云澜

然后小巍会做什么呢,就是让赵云澜明知道他有感情稳定的男友

甚至曾经带着昆仑在赵云澜面前一脸自然地相处

但是当酒吧里赵云澜在和别的女人谈朋友(或者说勾搭试图419)的时候,小巍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出现在酒吧里

他更爱昆仑

他也不想赵云澜和别的人在一起

他知道昆仑和赵云澜自己只能拥有一个

但剩下的另一个,他也不想要别人得到

就是说赵云澜一开始是不知道他有伴侣的嘛(小巍没表现出来)

然后两个人的感情已经非常非常暧昧,在赵云澜看来几乎就差...

【澜巍】相交却不是平行线(1)

   凶兽咆哮冲来,吼叫中携带森森血气。沈巍将采集来的食物护在身后,几番拖延,到底是不敌,眼见着就要被掀翻在地。

  

  “小心——”

  

  就在此时,有人出现在凶兽身后,对准头颅要害,一击毙命。

  

  沈嵬劫后余生,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又很快自己爬起来,窘迫又真诚地对着那位救他于危难的陌生人道谢:“多谢阁下救命之恩!”

  

  赵云澜看了一眼地上巨兽的尸体,伸手牵住沈巍,语速飞快道:“先找个地方让你歇歇。这儿怕是不安全。”

  

  沈巍没忘了带上自己的袋子,跟着赵云澜跑了一路。终于到了个看起来安全的休憩地,他跑得满脸潮红,气喘吁吁。

  

  赵云澜松开沈...

【澜巍】赵小乖的二三事·垃圾分类篇

  垃圾分类开始在龙城推行,赵云澜突发奇想,考考赵小乖垃圾分类的题。

  赵云澜坐到专心致志看电视的赵小乖面前,笑眯眯问:“小乖啊,来,给你做几道口答题。”

  赵小乖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理都没理赵云澜。

  赵云澜平静地拿出一张十块钱。

  赵小乖坐得端端正正,一身正气,俨然答题小斗士考试急先锋:“你问吧,爸,有问必答!”

  赵云澜严肃地:“快问快答啊!”

  赵小乖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赵云澜:“湿纸巾是什么垃圾?”

  赵小乖眼都不眨:“纸巾再湿都是干垃圾!”

  赵云澜:“敲碎的骨头算是什么垃圾?”

  赵小乖信心满满:“猪可以吃,湿垃圾!”

  赵云澜满...

【澜巍】赵小乖的二三事·小叔叔篇

  赵小乖站上发言台,清清嗓子。

  赵小乖铿锵有力地:

  “你们这些人呐!成天除了想看我挨打就是想看我阿爸那张英俊面容!你们都是什么人呐你们!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低级趣味,这叫恶趣味,懂不懂?想看我阿爸也就算了······诶哟!谁呀?”

  此时天边砸来一头草菇,狠狠砸中赵小乖滴小脑袋。草菇砸完了赵小乖原地反弹,咕噜噜在发言台上滚了一圈,才变成沈面。

  赵小乖大惊:“小叔叔!”

  他小叔叔。在搞事失败后被沈巍押着去剪了发,染回黑,顺便做了一套柔顺拉直。最近还被沈巍封了黑能量,托关系塞进了成人大...

沈老师你听我解释

https://b23.tv/av57372816

深夜神秘影片

性感沈巍,在线跳舞(bushi

小故事

我看见柏油马路对面站着一个机器人。铁皮外壳,黝黑的一双眼,长相超级挑战人类审美下限。

我嗦着冰棍和他对视一分钟。一分钟后我终于意识到丑到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怪异生物居然是真实存在的!还好我年纪小,没放在心上,感叹了一句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拔腿就走。

机器人以每秒八十迈的速度冲过来拦住了我。

我咬了一口冰,打定主意它要是敢再过来一步我就哇哇大哭准备用手上那根还沾着我口水的冰棍砸它的脸。

但它一步都没有再靠近。

我看见它脸上那两颗黝黑的眼珠发出点白色的光。我一下子又有点好奇,凑过去想看个仔细。

机器人突然转了转脑袋,纠结到把自己的两个胳膊拆下来再反着装上。这把正在鬼祟凑近的我吓了一跳。...

不是我说 编剧咋回事儿啊 是人吗


井然这么一小孩儿好容易把心捂化了明明白白给人看,完了人家又说我爱的不是你,我只是喜欢我幻想中你的样子,转手把人的真心摔碎然后还回去了


艹 我不能接受

©擦边翎羽 | Powered by LOFTER